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轻之国度

 找回密码
 注册(右键在新窗口打开)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755|回复: 87
收起左侧

[web] [Web 合翻][ぶんころり]Skill☆Linux ~在异世界转生中学习Linux命令~(04/07 开坑+完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7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4-7 22:33 编辑

Skill☆Linux ~在异世界转生中学习Linux命令~(スキル☆Linux ~異世界転生で学ぶLinuxコマンド~)

----------------------------------------------------------------------
  作者:ぶんころり
  翻译:taroxd, tongyuantongyu
  校对:taroxd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由于帖子格式特殊,谢绝直接复制粘贴的转载
-----------------------------------------------------------------------

原文:https://kakuyomu.jp/works/1177354054895066201


(注意原文作者发布日期

评分

参与人数 27轻币 +376 收起 理由
y1374917337 + 11 工作辛苦
ksfsjxc + 10 工作辛苦
cuicui321 + 22 精品文章
小蒼鼠 + 12 赞一个!
azxcv + 10 这是什么宝藏小说啊,标题笑死我了.
4399651 + 10 工作辛苦
Angel10032 + 13 工作辛苦
神のサイコロ + 11 神马都是浮云
csiaM + 10 赞一个!
white326 + 10 原创内容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4-7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4-8 09:48 编辑

基本命令


我也赶了趟时髦,异世界转生了。

所幸,我没遇上被卡车撞了这种交通事故,而只是劳累过度,眼前一黑掉下了铁轨,因而并没有感到什么痛苦,回过神来就已经一个人站在草原正中央了。

一阵轻风拂过脸颊。暖洋洋的晴天里,这种凉爽的微风分外的舒适。我环视四周,眼前到处都是草原。远远望去,可以看见连绵起伏的山脉。抬头仰视,头顶上是万里无云的蓝天。

再加上,身边的一只企鹅。

「……你这家伙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咕哇』

这只企鹅朝我看了过来,叫了一声。

一脸讨喜的表情。

退化的两翼也在不停地扇动。

掉下铁轨,眼前一黑。紧接着,我一回过神,这家伙就出现在我身边了。难不成是跟我一起掉下铁轨去了么。不对,这怎么说也太扯了点。

难不成,是辅助角色一类的东西么。

「……啊」

说到角色,我突然想起来了。

这家伙是Tux啊。

---Tux---
Linux吉祥物。是只企鹅。很可爱
---------------

不过为什么是他啊。

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个东西。黑色,半透明,四四方方大概1m宽。仔细一看,居然是个电脑窗口。

标题上写着sato@world这几个字。

「为啥是控制台(Console)

窗口下面,又出现了一个全息投影般的键盘。

非标准配列的的日语键盘。右边没有小键盘。

不如说,这不就是我见惯了的HHKB Professional JP嘛。上班的时候,还经常被用美式键盘的同事吐槽来着。

我个人是觉得有变换跟无变换键的日语键盘才是最强啦。

我这个人喜欢用Windows,所以DIP开关都是只开第二个的。

那种操着美式键盘费劲去写日语说明书的工程师文化到底是什么鬼啦。虽说吐槽完必然是一场骂战,所以我一直都是憋着的。

总之试着敲行命令吧。

  1. [sato@world ~]$ ls -al
  2. drwx--x--x  30 sato sato 4096 Aug 13 23:12 .
  3. drwx--x--x  30 root root 4096 Aug 13 23:12 ..
  4. -rwx------   2 root root 1022 Aug 13 23:12 .soul
  5. -rw-r--r--   1 sato sato 4096 Aug 13 23:12 .bash_profile
  6. -rw-r--r--   1 sato sato 4096 Aug 13 23:12 .bash_history
  7. drwxrwxr-x 120 sato sato 4096 Aug 13 23:12 items
  8. drwxrwxr-x 120 sato sato 4096 Aug 13 23:12 skills
复制代码


---ls命令---
该命令用于列出目录下的信息。
al选项可以显示更加详细的信息。①
----------------

然后,画面便出现了变化。

目录下的信息居然全部都列出来了耶。

最后修改日期大概是我掉下铁轨那时候的时间戳吧。那单独一个既不让读取又不让运行的隐藏文件实在是勾起人的兴趣。不过那个文件名看着有些吓人,暂且先放着不管吧。

家目录下有几个子文件夹。

特别是itemsskills这两个名字的文件夹,实在是让人在意。

那也试试能不能看看这边的内容吧。

  1. [sato@world ~]$ cd skills
  2. [sato@world skills]$ ls -al
  3. -rwx--x--x 120 root root 11290 Aug 13 23:12 console
复制代码


---cd命令---
该命令可以更改当前目录。
当前目录指的就是现在正在操作的目录。
----------------

「……哦」

console指的应该应该是眼前这个黑色的画面吧。

  1. [sato@world skills]$ ./console
复制代码


我试着执行这个文件。

紧接着,在我正面的黑色画面右边,悄无声息地又冒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窗口。看来是没错了。

这么一来我就很在意文件的内容了。

可惜,看信息我没有读取这个文件的权限。

那items这边又是什么样的呢。

  1. [sato@world ~]$ cd ../items
  2. [sato@world items]$ ls -al
  3. -rwx--x--x 120 sato sato 11290 Aug 13 23:12 ArrowsM03
  4. drwxrwxr-x 120 sato sato  4096 Aug 13 23:12 Wallet
复制代码


我口袋里的手机,好像确实是这个型号的。

「…………」

这么一来,这个控制台就有点吓人了啊。

具体来说,是因为这个。

  1. [sato@world items]$ cp ArrowsM03 ArrowsM04
复制代码


---cp命令---
该命令可以复制通过参数指定的文件。
复制时也可以指定文件名。
--------------

我打出命令,按下Enter键,接着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魔法阵。高度大概离地面有1m的样子。

「啊……」

我吓了一跳,立马摆好了架势。

接着,一转眼,魔法阵上就有个什么东西开始凝结成实体了。

这特效,太有召唤的味道了。

「真能啊……」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台Arrows M03。

并不是Arrows M04。

肯定是因为里面的东西还是Arrows M03吧。

紧接着,在手机完全成型几秒后,魔法阵便消失了。控制台也显示操作完成,在新一行打印出命令提示符继续等待输入。

而手机则像是失去了支撑一样,掉在了脚下茂密的草地上。

「…………」

我则连忙把手抄近了裤子口袋。

然后,手上也传来了手机那四四方方的触感。

我有超级黑客诞生的预感了。


译者注释:
-a--all的短名称,用于列出以.开头的隐藏文件。-l指定使用列表格式以列出权限、所有者、文件大小、修改日期等信息。

评分

参与人数 9轻币 +95 收起 理由
Claisen + 10 精品文章
小蒼鼠 + 12 赞一个!
神のサイコロ + 11 赞一个!
white326 + 10 原创内容
a511920866 + 13 工作辛苦
yfz + 12 精品文章
xlk + 3 看不出来1和l,太像了
pwo + 12 工作辛苦
whfnet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4-7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4-8 09:48 编辑

特权命令


这么一来,可怕的就是特权命令了。

  1. [sato@world ~]$ sudo ls /root
  2. Permission denied
复制代码


---sudo命令---
用windows来说,就是「以管理员身份运行」命令。
使用该命令装逼时,必须理解其相应的责任。
---

「太好了……」

目前看来不用去为shutdown命令烦恼了。

不然绝对要出问题。

普通的useradd之类的命令也有风险。

有人说,害怕的话不敲这些命令不就好了。然而人的天性使然,越是可怕的事情,就越是想做。

话说回来,我自然地用上了公司里的passphrase,要是\textt{sudo}成功那就更可怕了。\\

在意/etc/password的内容。

啊,要说的话,其实我更在意启动中的进程。

  1. [sato@world ~]$ ps aux
  2. 12093 pts/0 00:00:00 bash
  3. 13022 pts/0 00:00:00 ps
复制代码


---ps命令---
该命令用于检查目前执行中的进程。
加上aux选项后,可以看到更多细节。
按道理是这样的,不过实际上并没有打印出来,也许是异世界的缘故。
----------------

看来是见不到别人家的进程了。

感觉就像是隔着一层hypervisor?

这样就放心了。kill命令的可怕程度堪比shutdown。虽然不知道pid是用什么方式管理的,但一位数的pid绝对玩不起。现在我自己也会受到命令的影响,深刻地体会到了sudo的重要性。

说起来,这个内核的发行版是什么呢。

  1. [sato@world ~]$ ls /etc/re
  2. redhat-release request-key.conf request-key.d/ resolv.conf
复制代码


redhat吗。

  1. [sato@world ~]$ cat /etc/redhat-release
  2. CentOS Linux release 7.5.1804 (Core)
复制代码


---cat命令---
该命令把文件内容输出到控制台。
要是手滑打印了大的二进制文件就凉了。
------------------

不对,是centos,也就是没有技术支持。

还好我个人有用RHEL的工作经验。最近debian系比较火,但遥想当年,要商用还是redhat更加强势。

说起来,build有点远古哎。好想给他的内核升个级。不过用不了sudo,只好放弃了。

而且失败那就惨了。

说起来,那/dev下面是怎样的呢。

/dev/null之类的十分让人担心啊。

「…………」

调查着调查着,怕是太阳都得沉下去了。

硬盘容量啊、内存占用率啊,我超在意的。还有网络是怎么搞的。怎么办,脑洞一开,激动的心情就平复不下来了。

只不过,有件事情比那些更加重要。

那就是自己的衣食和住宿。

要先解决今天的住宿和眼前的食物问题。

「去找有人的地方吧」

『咕啊』

我自言自语后,旁边的企鹅叫了一声。

他在遥望天空的尽头。

「……对哦,还有你」

最好还是带上它吧。

感觉他和刚才的控制台有什么关系。

     ◇   ◆   ◇\\

在草原上走了一阵,走到了一个小镇似的地方。

Tux腿短走得慢,所以是我抱着他走的。

时间上说,大概散步了快一个小时。\\

「那、那个谜之生物是啥哦!」

「我能不能进到城里……」

「…………」

城门口,我被门卫拦住了。

门卫年龄三十有余,他手拿着枪,讶异地盯着Tux,可见他完全不懂企鹅这种生物。看来企鹅在这个世界并不是广为人知的。

「……它不是怪物吗?」

「是普通的鸟啦」

「这么肥溜溜的生物竟然是鸟!?你耍我呢!」

「你仔细看,这里有翅膀的」

我端起他的翅膀,上下晃了晃。

Tux老听话了。

「这翅膀也忒小了点!配得上这只身体吗!」

『咕啊』

「它、它叫了!?」

您说的没错。

但是你看,他这么听话,就放过他吧。\\

「不行吗?」

「……算了,看在它可爱的份上,就让你们过去吧」

「谢谢」

可爱就是正义。

「但是,如果不是食肉动物而是宠物的话,那只鸟也得交税。宠物一律是银币一枚,加上你自己那份,总共需要银币三枚」

「嗯?」

「怎么了?是银币三枚」

「…………」

完了,没钱。

咋办啊。

「对不起,我身上没带够钱」

「你说啥?」

「我去别的地方整点钱,整完再来骚扰」

「……行吧」

看来这不像现代日本,穿上西装带好嘴皮子就能想去哪就能去哪,而是到哪儿都得花钱,这样的世界观。因为掌握个人信息的方式太少,所以才会这么征税吧。

我抱起Tux,暂时先撤了。

离开大门,去往避人耳目的地方。

接着,我从正面拿出纯黑色背景的控制台屏幕。\\

「要钱、要钱啊,有没有什么能变钱的命令……」

我拼命回忆以前打过的命令。

虽然自己都想吐槽能变钱的命令是什么鬼,但现在没时间胡思乱想了。没钱就得露宿在外,饭也没法好好吃。得想个办法搞到货币。

最先想到的,是用cp复制。

但我现在手上的物品只有手机。

啊不对,应该还有钱包。

我掏了掏放手机的口袋另一边的口袋,好像是摸到了钱包。拿出来一翻,里面有几张纸币,还有几枚硬币:两个10日元硬币、一个100日元硬币、两个1日元硬币。

「…………」

坚称100日元硬币是银的话,能不能换成钱呢。

可是,硬币看起来像银,其实是白铜。高中社会课上老师讲过,昭和初期有用过真的银,但近来用的都是铜镍合金,即白铜。称称重就会露馅的。

这样来看,铜纯度更高的10元硬币更有价值。

「好嘞」

来咯,去复制10元硬币!

  1. [sato@world wallet]$ ls
  2. 10-Yen-1  10-Yen-2  100-Yen-1  1-Yen-1  1-Yen-1
  3. [sato@world wallet]$ for((i=0;i<1000;i++)); do cp 10-Yen-1 10-Yen-$i;done
复制代码


---bash脚本---
能够机械性地执行多条命令。
方便归方便,太精通就会被当成老古董。
凡事都是适度为宜。
--------------------

输入命令的同时,在我眼前出现了魔法阵。

紧接着,出现了成堆的10日元硬币。

「哇哦……」

想着塑料捆起来的硬币,我还以为一千个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硬币分散出现的话,一千个看上去还是挺多的。

假设一个有几克的话,一千倍就是几千克。

「…………」

弄都弄出来了,那也没办法。

我脱下西装的夹克外套,包起硬币搬了起来。只要送到监视城门的门卫那里就没问题了。

评分

参与人数 4轻币 +46 收起 理由
小蒼鼠 + 12 赞一个!
white326 + 10 精品文章
pwo + 12 工作辛苦
whfnet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4-7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4-8 09:50 编辑

/dev指向的东西


先说结果,我进来了。

两枚10日元的硬币能兑一枚当地的铜币。然后,一枚银币好像值铜币100枚。然后我给了600枚10日元硬币,进来了城里。然后我又把剩下的10日元硬币一起换了一枚银币。

另外,跟士兵问了问物价,感觉一枚铜币大概有日元100元左右的价值。也就是说,一枚银币就相当于是10000日元了。不过,这个是根据食宿的价格做的估算,别的有些东西跟日本比起来意外地贵不少。

那些都是工业革命之后才能够大量廉价生产的产品。

主要是衣服跟金属制品这些。价格比起来能多一两个零。

然而,对手上有银币的我来说,这些根本就不是个事。

「小踏,走去下那边墙里一下!」

『咕啊』

我抱起了企鹅,带他走去了没有人的地方。

然后,我在这两栋建筑物间,宽只有两三米的夹缝里再次打开了控制台。然后敲进了和刚刚一样的命令。

不过,这次的对象是银币。

  1. [sato@world wallet]$ ls
  2. Bell-Ginka-1
复制代码


正如所见,我把日元的硬币全都从钱包里拿了出来放进了口袋。

混在一起那可就太麻烦了。

控制台上面看大概是这种感觉。

  1. [sato@world items]$ ls
  2. wallet 10-Yen-1  10-Yen-2  100-Yen-1  1-Yen-1  1-Yen-1
复制代码


看起来状态是实时响应的。

时间戳是怎么处理的令人很是好奇。

不对,黑窗解谜这个之后再说。

比起那个,还是先赶紧cp银币,让今天睡觉的地方先有个着落吧。

  1. [sato@world wallet]$ mv Bell-Ginka-1 Bell-Ginka
  2. [sato@world wallet]$ for((i=0;i<1000;i++)); do cp Bell-Ginka Bell-Ginka-$i;done
复制代码


---mv命令---
要移动文件跟目录,或者是重命名的时候用的命令。
如果重要文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没了,那十有八九是这玩意的锅。
Linux命令中的初见杀。
------------------

随着我敲下回车,眼前便出现了魔法阵和银币。

和十元硬币那时候一样,duang地就出现在了地面上。

跟刚才一样,我用夹克把它们全部装了起来。刚才命令里的bug这回我也修复了,不会再发生少了一枚的事情了。

「这可真是爽的不行」

我暂时不用为手上的资金发愁了。

     ◇   ◆   ◇

我顺利地安顿好了今晚睡觉的地方。

另外,在大街上热闹的地方我遇到了换钱的商人。我把银币换成了金币,然后夹克就能穿在身上了。金币一枚等于银币一百枚。

也就是说一枚金币就是一百万日元了。

而我的钱包里现在正躺着10枚。

「感觉人生进入了Easy Mode」

『咕啊』

我坐在旅馆的床上,自言自语道。

然后一旁的Tux便出声回应。

说起来这家伙也得吃东西的吧。

「小踏,要吃啥不?」

『咕啊』

「…………」

虽然我完全是一头雾水,但总之先假设他想吃东西吧。

太阳也差不多要落山了,正好也是吃晚饭的时候。

「下楼去食堂吃晚饭不?」

『咕啊』

怎么说呢,突然莫名有种我在跟寡言的上司一起出差的感觉。

我抱起了小踏,走出了屋子。

我朝着旅馆一楼的饭馆走去,坐进了空着的双人桌里,然后把Tux摆上了对面的椅子上。

我在桌上找了找,没看见菜单。然后我便看向了在墙壁上高高挂着的像是菜目表的木板。

「…………」

板子上刻着些像是扭动的蚯蚓一般的文字。

我是第一次见。

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读得懂。这真的吓人。

「小踏,想吃些啥?」

『咕啊』

「…………」

大概是在说「猜也猜得到」吧。越来越有上司那味了。

不过,也有那么一丝丝可能性他只是在应和我。

正在我跟小踏一来二回的时候,店里突然有个人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哦呀?这个黄不拉几的家伙,难不成是亚人么?」

亚裔歧视警告。

这样都能被缠上啊。

听见声音,我回头看去,眼前站着一个面相狰狞的男的。手上抓着个装了酒的玻璃杯。他看起来已经喝了不少的样子,整个脸都红红的。周围的客人们则是对此视而不见。

「哦,转头看过来了诶」

「…………」

怎么办,完全被他盯上了。

「喂。你看了这边了吧?干啥?」

凑过来了。这个大块头走过来了。

感觉什么都不做的话,我就要被狠狠吃上一发拳头了。看着对面那粗得跟木头一样的手脚,我感到了生命危机。对方的身子也比我高得多。估计这该有两米了吧。

这种时候,有没有什么方便的命令啊。

「…………」

哪有啊。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不如说攻击力高的命令这种东西,有才吓人哩。

「喂喂,岗兹那家伙又开始耍酒疯了啊」「这家伙真拿他没办法啊」「谁赶紧去拉一拉啊,这样下去被打的家伙估计又要断鼻梁骨了吧」「可岗兹他那腕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啊」「感觉去拦的人反而要倒霉啊」

不对,等下。

有的有的。攻击力高的命令是有的啊。

不,说攻击力可能会产生些误解。

该说是有影响力的命令。

  1. [sato@world ~]$ wall
  2. 停下,不得戏辱此人!
  3. Broadcast message from sato@world(pts/1214891):
  4. 停下,不得戏辱此人!
复制代码

---wall命令---
向已登录的全体用户发送信息。
「报告做完了之后,走去吃饭不?」
「哦?好嘞好嘞!正好我也饿了啊」
-------------------

我在终端输入的文字,并非传入耳中,而是直接在大脑里响了起来。这命令我很少用到,万幸没有打错。

「啊……」

然后,眼前的男的也停下了动作。

理由,自然是刚刚在自己脑中响起的如同天启的声音。事出紧急,弄成了广播,这让我有点不安。店里面的人们似乎也听到了那声音,面面相觑。

「喂,刚才好像响起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感觉不像是从耳朵听到的声音啊?怎么回事」「诶?你也听见了?」「对,不过是那种感觉像是直接在脑子里响起来的声音」「所以,此人说的是那个黄色的人?」

这个系统里到底有多少人呢。

不如说,要是重名了怎么办,这一点就让人心生疑问。不过至少,人数是肯定不会少的。

「…………」

感觉想太深就会陷进去。不管怎样,至少应该认为是跟自己熟知的软件完全不同的东西。

也许这不过是访问这个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东西所用的手段。正好对应了与内核(Kernel)相对的外壳(Shell)这一概念。

不如说,要把各种各样的东西一个一个全部数清楚的话,多少inode也不够用吧。

  1. [sato@world ~]$ w
  2. Permission denied
复制代码


---w命令---
该命令显示当前已登录用户及关联进程。
---------------

哦哦,吓人了。

这东西被改过。不如说是根据现实被改造过。

这么一来,wall命令的作用距离有多远就让人很是在意了。

「刚才的是什么回事!」

男子一副狼狈的样子。

命令可以对自己以外的东西产生影响,这点通过cpwall我已经十分清楚了。这么一来,问题就是这东西和世界是怎么连接起来的了。

这么一来,/dev就十分可疑了。

  1. [sato@world ~]$ ls /dev
  2. null stderr stdin stdout tty tty0 tty1 tty2 tty3 tty4 world
复制代码


---/dev目录---
存放有想要操纵设备时需要用到的文件。
本来里面应该有cpu跟sda这一类的设备文件。
------------------------

感觉里面少了不少东西。

cpu啦disk啦这些,跟资源相关的东西,全部都不见了。

而后面,出现了面生的东西。

我试着传点东西进去。

  1. [sato@world ~]$ echo 'HOGE' > /dev/world
  2. HOGE
复制代码


---echo命令---
将参数指定的文字输出到控制台或文件。
上面的命令,即是把'HOGE'这几个文字送进/dev/world
-------------------

靠,啥都没发生。

结果只是输出到了标准输出啊。

这么一来,比起用命令解决,不如花一杯酒钱来得快呢。

万幸,钱我是不差的。

「您那久经锻炼的躯体实在是耀眼,我都不禁看入迷了。特别是胸肌,相比是花了很多心血在锻炼上吧。抱歉让您不愉快了,不介意的话,我请您一杯,咱们就这样算了如何?」

「哦?居然懂肌肉的美妙吗?黄色的」

「嗯,那是当然。就算同是男性,迷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哎呀,原来是个有眼光的人嘛」

这肌肉的表情也舒缓了下来。

还好没进要把整个钱包都交出去的路线。

不过,这么一来就要跟对方一起喝酒了。虽然晚饭本身无酒不欢,但对面是个面相可怕的肌肉男,这就让人压力满满了。对我这种自家独饮至上主义者来说,跟电脑桌面把酒言欢才是最舒服的。

「说起来,瞧瞧这家伙!这是老子从诱惑之森搞到的魔法书」

嘚瑟起来的男人开始胡侃起了自己的事情。

然后说着说着,他便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本什么书。

「魔法书,吗?」

「怎么,你小子不知道魔法书嘛?」

「啊,是的」

「那就俺来教你吧」

「十分感谢」

原来这个肌肉男也挺好说话的嘛。

「魔法书就是说里面写着跟魔法有关的内容的书啦」

这不就照着名字说了一遍么。

「像俺这种没有魔力的人,如果有这东西跟魔石的话,就也可以用魔法了。这书里面画着大把的魔法阵,利用这个跟魔石的魔力,就能发动魔法,这就是魔法书了」

「这样啊」

「魔法书从薄到一张纸,到厚到俺这本这样,各种各样的都有。然后据说,书越厚,里面的魔法越不得了」

「也就是说,这本书十分值钱咯」

「哈哈,对哦?怎么样?厉害吧?」

「实在是让人感兴趣呢」

「你要不要看一看?」

「诶,可以嘛?」

「再给俺来一杯,俺还让你读读内容嘞?」

「那太感谢了」

聊着聊着,好像对方愿意让我读一读魔法书了。

我把接过来的这本书在桌上翻开。

然后,书上确实画有大量的魔法阵。简直就像是把各种电子设备的电路板设计图收集起来一样。

这时,我突然想到。

借着桌板挡住对方的视线,我打开了控制台。

  1. [sato@world ~]$ cd items
  2. [sato@world items]$ ls
  3. Goka-no-Sho Wallet
复制代码


有了。

这么一来,说不定能在脚边cp一份。

  1. [sato@world items] cp Goka-no-Sho Goka-no-Sho.org
复制代码


敲完命令,我便感觉桌子下有什么开始闪烁。

我把精力集中在确认上。

  1. [sato@world items] ls
  2. Goka-no-Sho Goka-no-Sho.org Wallet
复制代码


搞定。

「喂。你那边是不是有什么黑黑的东西……」

「啧……」

  1. [sato@world items]$ exit
复制代码


---exit命令---
注销时使用的命令。
------------------

我连忙关掉了控制台。

幸好对方正是醉醺醺的状态,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情。

「……是俺眼花了吧」

「怎么了吗?」

「不,没啥」

之后一会,直到这男的吹够了逼从座位上站起来,我都一直在陪着他聊天。直到他走出了店,看不见了之后,我才把地上的副本捡了起来。

刚刚慌得一笔。

不过,也多亏了这,我搞到了个美妙的东西。

评分

参与人数 5轻币 +58 收起 理由
小蒼鼠 + 12 赞一个!
white326 + 10 感谢参与
yfz + 12 我很赞同
pwo + 12 工作辛苦
whfnet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4-7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4-8 09:50 编辑

/dev/world的接口


我决定在旅店的房间里确认魔法书这些玩意儿。

肌肉男刚从旁边座位上站起,我马山捡起脚边的魔法书,藏在衣服底下跑回了自己房间。真是一身冷汗。魔法书的原主现在还在楼下的餐厅喝酒呢。

「我看看……」

  1. [sato@world items]$ cat Hono-no-Sho.org
  2. { header: { .......................

  3. .....

  4. .....

  5.    power: 1000, type: fire,

  6. ........

  7. ..............................................} } }\\
复制代码

内容是个巨大的JSON文件。

---JSON文件---
JSON是一种数据格式,用文本可以描述的格式来表达数据。
这种格式常常在“打倒XML”的语境下谈及,而且事实上也确实打倒了XML,成为了最近的主流。
------------------

「…………」

啥玩意儿啊。

不过,要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那这黑框一整个全是槽点。还是老老实实接受吧。

其中特别令人在意的是power、type之类的要素。总觉得吧,折腾折腾这些地方,没准能漂亮地更改输出的结果,你说是不是。

不过肌肉男说,执行需要魔石。

魔石又是个啥啊。

「…………」

产生疑问的时候,我忽然想到。

  1. [sato@world ~]$ cat items/Hono-no-Sho.org > /dev/world
复制代码

眼看要按下回车时,我控制住了自己的手。

不知道火力如何,说不定会把房间烧了。

毕竟,这是炎的魔法书。

「……明天在外面试试吧」

以防万一,还是出了镇子再试吧。

     ◇   ◆   ◇\\

第二天,我手持魔法书出了城。

与城墙保持相当的距离,再远离人来人往的街道,到了一个几乎没有人烟的地方。我调出控制台,输入想好的命令。结果会怎么样呢,我昨天可是在意得连觉都没睡好。

  1. [sato@world ~]$ cat items/Hono-no-Sho.org > /dev/world
复制代码

回车!

紧接着,脚底浮出一个魔法阵。

「还真行……」

这玩意儿,会往哪个方向发射出来呢,可别玩脱了误伤自己啊。附近还有小踏,我可不想见到好好一只可爱的企鹅就这么变成烤全鹅了。

我感到很慌,让意识往头上漂去。

接着,就在自己正面的位置,浮起一个火球。

「哇哦」

转眼间,火球就往头顶上飞过去了。

就好像一支烟花。

上升几十米,最后发出一阵巨响,炸裂了。

「…………」

好险。

要是我在旅店按了回车,那我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

肯定是连着整个建筑一起炸飞了。

从头顶上的爆炸,就能看出威力的巨大。

「……这样一来,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看来/dev/world是有特定的接口,输入符合某种规则的JSON,就会产生对应的现象。嗯,一定是这样,说不定还支持其他格式。

于是,我把文件里的power从100改成了1.

然后再次执行命令。

这一回,手心浮出了点火棒大小的火焰,发出砰的一声弹开了,就像用打火机点煤气那样的感觉。看来火焰的移动方式是根据我的意识来的。

原来如此。

「真好啊真好啊」

感觉在这个世界能做的事情多出了许多。

/dev/world很重要。

「小踏,这个好厉害」

『咕啊』

我心里想着,也许他身上也会有什么变化,结果什么都没有。至少,从肌肉男那里复制来的魔法书,就只有喷火的功能。

     ◇   ◆   ◇\\

还在原来的地方,我又开始学习起了魔法书的内容。

学习着学习着,我看明白了一些部分。

「……设计还挺不错的呐」

不需要查询什么手册,看着名字改改对应的要素,输入/dev/world后的行为就会发生变化。比如说,把type: fire改成type: ice,就会发射冰一样的东西,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看来要素间的依赖关系非常弱。

这样可好,有一本肌肉男那儿复制来的魔法书,就能发射不同种类的魔法,调整出各种各样的威力了。

只是,有一个东西还是搞不明白。

JSON里有一大大大大大大片base64编码的二进制内容,容量占了不少,显著降低了数据的可读性。我试了试解码,仍然弄不清楚。

我改了改其中一部分,保存的那一刻,手上的书就消失了。

轻飘飘地、轻飘飘地,就没了。

不过神奇的是,控制台上还能知道书的存在。

「哇、哇哦……」

也许那些数据代表「东西」的「外观」。

想到这些,我cat了钱包里的硬币,确认其中的内容,结果硬币的JSON构成中,相同的key下也有base64编码的二进制数据。每个物品对应的数据大小各不相同,没有两个硬币是一样大的。\\

乱改就会改坏,这个情况有点吓人,但我也借此才能做出判断。目前还是先别折腾这个了。至于书,我在魔改前复制了一份,所以手上还是留好了的,没有消失。

「还好性能和外观的数据是松耦合的」

要是紧耦合的话,就没法摆弄威力和方向性了。\\

我的技术水平还不足以逆向出关键的二进制数据,哪怕可以,解析其中一小部分也得花上几个月,又或者一弄就是几年。

「…………」

胡思乱想一阵,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复制魔法书,清除其中的外观数据,另存为新文件,在丢进/dev/world会怎么样呢。东西不在手上,但是控制台中可以确认。

  1. [sato@world items]$ cat fire_with_power_1.json > /dev/world
复制代码

小心翼翼地按下回车。

接着,正面亮起一朵小小的火焰。

紧接着响起清脆的一声「砰」,火焰爆开。

「……还真行」

不作为「东西」存在,作为数据也是可以存在的。

不,说它是数据真的对吗,这也不见得了。毕竟,看不见摸不着,不知道它在何处,只是能从控制台确认到,这种谜之物体X的状态。

「…………」

我有点怕起来了。

今天,先把type: fire, type: ice这种丢进/dev/world有反应的type对应的魔法,分别准备十种不同的威力,这样就大功告成了。这样目前的战斗力应该够用了吧。

万一遭到歹徒袭击,也能做出点抵抗了。

     ◇   ◆   ◇\\

回到旅店,已经稍过饭点。我吃着午饭时,有人向我搭话:

「嘿,这不是昨天黄色的家伙嘛!」

「……」

他从后面狠狠拍了下我的肩膀,我不禁笑了出来。

这声音,我有印象。

一回头,果不其然,就是昨晚的肌肉男。

「啊,谢谢……」

「吃的挺不错嘛。这是大份的肉套餐!」

「嗯,是的」

确实是大份的肉套餐。

好久没有出门走走了,就想吃得饱饱的。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肉。套餐包含了一份像是烤肉的肉,酱汁很浓郁,还有大块面包和腌制的蔬菜。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诶……」

「这里的旅店还是有点贵的,没有什么好工作的话可住不了几天吧?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用暴力手段挣钱的,那不就是有份不错的工作吗?」

「啊,不是,我……」

这怎么办。问得太突然,我编不出什么好答案。

早知如此,就该提前想好设定的。

「怎么了?」

「大、大概是机器的操作员这类的」

「那是啥,手艺人吗?」

「差不多吧……」

「怪不得,有一技之长的话,荷包也会比较充裕吧」

呼,看来是蒙混过关了。

看来这个世界,有技术的人员是具有一定的地位的。

「告诉你啊,俺接下来要去冒险!」

「冒险吗?」

「就在这座城附近,发现了一个还没发掘的遗迹,我的工作就是去攻略了。如果发现了什么稀奇的宝藏,一夜暴富也不是梦。男人啊,就是该敢梦敢想!」

「……确实,还蛮有道理的」

「不过,今天还只是观察情况」

「还没人发掘的话,那不是很危险吗?」

「那是当然,要说危险,这份工作确实是危险,连有什么怪物都不知道,就要踏进那个地方。陷阱应该也不会少吧。不过,风险高,收入才会高啊」

「原来如此」

「喂,店长!我也要一个大份的肉套餐!」

「好嘞!」

接着,我和肌肉男一边聊天,一边吃完了午饭。

与自称冒险者的他说话,我意外地还学到了很多。我本来还打算聊一会儿就换个地方去坐,但是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把大份的肉吃了个精光,和他一直聊到了最后。

评分

参与人数 5轻币 +58 收起 理由
小蒼鼠 + 12 赞一个!
white326 + 10 工作辛苦
yfz + 12 原创内容
pwo + 12 工作辛苦
whfnet + 12 工作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4-7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4-8 09:51 编辑

进程与kill


多亏了意外得到的魔法书,我能够使用魔法了。

再加上钱包里大把cp出来的金币。

「慢生活就此开始了啊……」

今天开始,就算啥都不干,我也可以活下了。而且还是可以挥金如土,随心所欲地过日子的生活。简直棒得不行啊。

这么一来,我便隐隐地开始觉得不安。

「…………」

晚上,躺在旅馆的床上,我不自觉地便思考起了这些事情。

如果不小心得病了,该怎么办。在这种医疗就是个笑话的世界上,要是碰上了黑死病这种致死的传染病流行,那我这种瘦弱的现代人肯定是首当其冲的牺牲者了。

如果被卷入战争了怎么办。在这国家之间的交流尚未成熟的世界上,人与人的征战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听肌肉男说的,就连这个城市,二十年前都还混乱之中。

如果强大的怪物袭来了怎么办。这里确确实实是剑与魔法支撑起的幻想世界,而怪物也似乎是确实存在的。怪物的强弱也不能一概而论,据说弱能弱到小孩都能解决,强则能强到举国之力也难以抗衡。

一直想着这些事情,天黑了下来,我却也无法入眠。

在原先的世界那些理所当然的安全,在这边却并非如此。

在原先的世界,也仍存在着癌症、交通事故这些令人畏惧的因素,而这些在这边则是变得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作为习惯了在身上缠上重重的保证与保险的现代人,我的内心寻求着,

安心和安全。

「就没有什么这种东西么……」

深夜,我从床上起身,打开了控制台。

顺便,小踏睡在一旁的床上。考虑到他屋子我也定的是双人间。原本要跟别人生活在同一个屋子我是绝对敬谢不敏的,但小踏他十分安静,几乎不会发出什么声音,作为室友实在是最棒的了。

而且叫名字的话还会出声回应。

实在是治愈。

「……实在是想不到啊」

我从控制台移开视线,抬头仰望天花板。

这边系统的权限管理基本上可以说是限的死死的。

甚至就连w命令也会被Permission denied。

对其他用户造成影响的操作,一开始就不可能实现吧。

/bin目录下的文件也都只有眼熟的那一些。

尽管就算只能用cp命令复制金币,那也是十分不得了的事情了,但其他人的目录还是令人无比在意。就算只能ls /home目录下的东西,那也能改变许多事情。

「啊,对了……」

我突然想到。

这边是什么情况呢。

  1. [sato@world ~]$ ls -al /tmp
  2. Permission denied
复制代码


这都不行么。

限到这个程度,让人都不禁想要自暴自弃了。

  1. [sato@world ~]$ kill -9 1
复制代码


---kill命令---
停止现在正在执行进程的命令。
给出进程对应的PID数字,就可以杀死目标进程。
要是PID弄错了,搞不好就要给客户赔上上千万。
PID1则是指Linux的根进程。
如果杀掉了这个进程,那所有的进程也都会跟着停掉。
然后,部长就得带着礼品盒跑去客户那道歉了。
-------------------

有点刺激。

不过,想也知道,结果肯定是Permission denied……

  1. [sato@world ~]$
复制代码


结果没有……!?

诶,搞啥,那岂不是————

『呱!呱!呱!』

紧接着,视野四角,开始发生起了奇怪的现象。

漆黑的什么东西,向着我涌来。

从屋子的角落开始,如同渗开一般。

就好像整个世界开始消失了一般。

「等……」

这什么,好可怕。

不如说,接下来会怎么样啊。开玩笑的吧!?

让我惊讶的时间也只有一瞬。

然后,我就和小踏一起,被这未知的黑暗吞噬了。

     ◇   ◆   ◇\\

我身子一颤,然后意识清醒了过来。

映入眼中的,是天花板。

熟悉的自家天花板。

「……是梦啊」

啊,太好了。话说回来,最后那一下,真的吓人啊。

明明是在个梦,身体却实实在在地被吓得不轻。

不多说肯定是太肝了。

下周看来得整点下班,好好消化下录下来的动画了啊。这肯定是身体给我自己发的警告了。要不然,我怎么可能连做梦都梦到的是跟工作有关的梦呢。

『呱』

然后,我突然听见了什么东西的叫声。

感觉是颇为熟悉的声音。

对对对,像是企鹅的那种。

「…………」

我躺在床上,心想着这怎么可能,坐起了身。

我身子坐在床上,环视屋里。

然后,眼前便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

在屋子的出口前,有一个身子圆圆的轮廓。

「怎么可能,你……」

『呱』

他发出叫声,而在他那只小手前,飘浮着一个黑漆漆的控制台。

---4月1日---
愚人节快乐。
似乎是一年一度的,可以说谎的日子。
--------------

评分

参与人数 2轻币 +112 收起 理由
wdr550 + 100
yfz + 12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7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那些代碼是真的本身作者寫而不是樓主自己寫的嗎?
发表于 2020-4-7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這也行?!喚起久違的 Red Hat Linux 記憶
发表于 2020-4-7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小說學Linux 真不錯哦
发表于 2020-4-7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至少这是我见过的唯一一本真正讲程序的小说,虽然很短就是了。其它的多多少少都把大部分细节略去了。
发表于 2020-4-8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ausos 于 2020-4-8 00:11 编辑

這本小說是要讓我重溫linux嗎 linux在幹什麼幾乎都忘光
发表于 2020-4-8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还能学习。。好小说23333
发表于 2020-4-8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有异世界小说讲Linux……
发表于 2020-4-8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码农就算是去了异世界也是码农,还有这内容太硬核了,看不懂
发表于 2020-4-8 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肌肉男刚从旁边座位上站起,我马捡起脚边的魔法书,藏在衣服底下跑回了自己房间。真是一身冷汗。魔法书的原主现在还在楼下的餐厅喝酒呢。

应该是“上”吧
发表于 2020-4-8 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开始,就算啥都不干,我也可以活下  了。而且还是可以挥金如土,随心所欲地过日子的生活。简直棒得不行啊。

是不是少了个“去”

在原先的世界  那些理所当然的安全,在这边却并非如此。

在这里加个“里”或者加个逗号会比较好吧?

顺便,小踏睡在一旁的床上。考虑到他  屋子我也定的是双人间。原本要跟别人生活在同一个屋子我是绝对敬谢不敏的,但小踏他十分安静,几乎不会发出什么声音,作为室友实在是最棒的了。

这里是不是缺个“的”?或者怎样。

紧接着,视野四角,开始发生起了奇怪的现象。

这地方仔细一看确实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刚读到的时候确实感觉怪怪的。估计是我想太多。

明明是在梦,身体却实实在在地被吓得不轻。

是不是打错了,“做”,还是怎样?
发表于 2020-4-8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小说居然在认真的讲linux
发表于 2020-4-8 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小说作者这么硬核的么 看他其他作品都是很......的
发表于 2020-4-8 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看沒有懂
发表于 2020-4-8 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4月1日發佈的作品.......
未看先猜是較本格派的Linux教學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轻之国度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11-30 12: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